新闻动态
旅游咨询电话

0745-7626500

市场营销部电话

0745-7627688

景区传真号码

0745-7627688

旅游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媒体报道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报道 >

纪实与虚构——解读欧阳星凯的《洪江》

【发布时间:2013-06-21 09:37】【已有人关注过】
  

暖暖的冬日,蒲志莲2岁的外孙女小佳佳拿着妈妈才买的气球与小伙伴追跑着玩耍了一个上午。吃午餐后玩累了的小佳佳依在木火桶里睡着了。木火桶是洪江人传统过冬取暖用具。拍摄/ 欧阳星凯

欧阳星凯的《洪江》专题是国内近年来少有的一部深入挖掘表现一个地域的社会生活以及人文状态的“非纪实性”的摄影作品。说它“非纪实”,是因为它很难用“纪实摄影”(报道摄影)的概念来完全诠释它,它更像一部关于洪江古镇的“影像小说”,专题中每一个小镇人物都真实可信,有血有肉,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生活环境,以及耐人寻味的故事(欧阳星凯在拍摄中详细了解了作品中人物的生存状态,以及社会背景)。这些“人物”和“环境”联接在一起,又构成了一幅“超现实”的社会画卷,仿佛影像版的“清明上河图”。

六年的拍摄,让欧阳星凯熟悉了洪江的每一个家庭每一间房屋每一条街道,这些古镇的“细节”几乎全部融进了欧阳星凯摄影创作的意象之中。有文学评论家把欧阳星凯拍摄的“洪江”比喻成中国的“约克纳帕塔法(Yoknapatawpha)”——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福克纳创造出来的一个虚拟的“小镇”,这个“小镇”被福克纳无限的复制,他几乎一生的作品都围绕这个“虚构的小镇”而创作。与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不同,是欧阳星凯的“洪江”不是虚构的,它真实的存在着。当然,洪江古镇在欧阳星凯的镜头中也几乎被无限的“放大”,并且放大至每一个生活环境的细节,而那些生活在洪江的“百姓”也仿佛是一部“现实主义戏剧”中的人物,真实地“表演”着自己生活的酸甜苦辣,亲情,孤独,快乐和悲伤,他们是一群几乎被社会遗忘的人,贫穷而有尊严。在这些作品中,我们几乎感受不到摄影师的镜头所在,摄影师的镜头的“侵略性”几乎被彻底消灭——从这个意义上讲,“洪江”其实也如虚构一般,但这种“虚构”似乎比“纪实”更具力量和感动。

多年来,中国摄影一直流行着一种“伪纪实”和“伪观念”,很多摄影师热衷于浮光掠影式的“扫街摄影”——或者深入所谓边缘地区,拍摄一些猎奇的夸张的影像,他们大多对被摄者一点都不了解,连被摄者的名字都懒得一问,经常几天时间就完成一个所谓的纪实摄影专题;或者在各处寻找一些奇异的景观和人文状态,然后牵强附会的加入一些所谓的“观念符号”,以迎合市场的需求。——这种“伪纪实”和“伪观念”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生活”也没有“真实可信的思想”,他们的影像其实跟被摄者和被摄体都几乎没有任何关系。

从某种程度来讲,但欧阳星凯的《洪江》即是“纪实”也很“观念”,他的纪实细致入微,冷静悄然无声,却直达“内心”,而他的观念则来源于他对洪江古镇深刻而细致的记录所呈现出来的一种怅然的“历史感”——“洪江”在欧阳星凯的作品中已不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古镇”,它也是中国即将消失的传统生活的一个真实而虚幻的“缩影”。

附:《洪江》作品选登

1966年6月出生的曹迟园,家住洪江市托口镇建设街医院门口处。家有82岁的老母杨志礼,母亲身体欠佳多病。古商城堡子坳17号。

91岁的朱寿国老人(左一)与81翟光翠(右一)等在聊天,后边有几个小孩在玩耍。古商城里民风朴实,长寿老人多,且有着尊老爱幼的好传统。

洪江古商城长岭界的福音堂。早在光绪十八年(1892),德国传教士亚当•多沃拉,由上海到洪江传教。1913年由德国牧师任小峰来洪建立“中华基督教上海总会洪江内地分会”,设“湖南洪江爱怜医院”。 现每周搞一次礼拜,讲圣经,唱赞美诗,祷告等。

洪江古商城向阳坪33号的杨金莲家,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家里木板壁上挂着40多张老照片。这些照片记录了这个家庭曾经美好的时光。

洪江市托口镇郎溪村平原村76岁的曾玉秀老人,正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在郎溪会堂看摆放的棺材。她的老伴去年去世,有一儿子名叫赵小毛。

家住洪江古商城长码头26号李堂云在家与丈夫看电视。洪江人家喜欢在自家墙壁些年画来装饰房间。

家住洪江古商城向阳坪21号邵长龙每天早晨坐在拥挤黑暗的老屋门前看着来往的游客。孩子们都渐渐长大了,他很想出去打工来改善家人的生活。

唢呐是湘西地方戏曲音乐离不开的重要乐器。 1945年10月出生的曹益友住在托口镇大桥街144-5号。他从小就爱吹唢呐,现在他是洪江制作唢呐的最好的工匠。

张理英是洪江嵩云竹海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职工,现年36岁。

朱寿国老人91岁,家住洪江古商城堡子坳17号已30年。医药公司的退休工人,老伴1995年去世他生活自理,是古商城的长寿老人之一。

(责任编辑:洪江古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