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旅游咨询电话

0745-7626500

市场营销部电话

0745-7627688

景区传真号码

0745-7627688

旅游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媒体报道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报道 >

洪江——曾经气派奢华的百年商宴

【发布时间:2013-07-02 10:26】【已有人关注过】
  

前言:

公元1687年,一个叫王炯的异乡人路过洪江,他被洪江的极度繁华与兴盛惊得目瞪口呆,认为这里 “商贾骈集,货财辐辏,万屋鳞次,帆樯云聚”,是烟火万家的“巨镇”。时隔几百年春秋,今人仍然被洪江所震撼:

洪江——号称中国第一古商城。也是离柳州最近的中世纪商城。

洪江——中国资本主义萌芽的活化石。中国明清古建筑群的典藏标本。中国商道文化的百科全书。

洪江——如同一轴保存良好的“清明上河图”式的明清社会画卷,展现给今人无数神奇的明清商业传说。

洪江——位于沅水湘山之间,起源于春秋,成形于盛唐,鼎盛于明清,集散木材、桐油、鸦片、白蜡,中转中国的丝绸、瓷器、茶叶,印度缅甸的香料,是被誉为“七省通衢”的“滇黔门户”、“湘西明珠”。

秋夜,离柳州北上,于湖南怀化南折,沿着清澈的沅水,于次日清晨穿过秋季罕见的一场漫天浓雾,来到洪江古城。浓雾正慵懒消散,仿佛有意为我们揭开了千年商城的一角神秘面纱,得以一窥其千年流传下来的商道商文化。

洪江安详而沉默,如同被世人遗忘的老人。

走在洪江的古老青石板上,寻常日子里几乎听不到的时光流逝的声响,不止一次地变成喧哗浩荡的人声、风声、脚步声、叫卖声、侃价声、江河奔涌声、万千帆樯起落声,在我耳畔破空而至,荡漾开来……

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牵引着我,去找寻洪江城里处处隐藏的商贸文化……

1、窨子屋

洪江至今仍有多家保存完好的因地造势的窨子屋,包浆古旧,每推开一扇铁锈班驳、上缀铁钉的沉重大门,便推开了一个当年富气冲天的豪门世家。窨子屋融徽派风格与沅湘特色一体,多为粉墙黛瓦,墙高门重,防火防盗防红杏出墙;商住两用,三进三出,前做商铺后为仓,上临高为居家所在;尽管经历了百年岁月,仍可以看到当年主人出于商业宣传需要和攀比因素的奢华,飞檐柱子扶手窗花雕梁画栋,描龙绘凤,木雕、石雕精美华丽,令人叫绝。

仰望上屋,似乎可以想见当年的如花美眷,身着紧身艳丽旗袍,于雕花木窗边,倚栏闲磕瓜子,看客来盈门……

高家书院是位置最高的窨子屋,颤巍巍爬上那逼仄的屋顶,四望古城,密密麻麻的窨子屋鳞次栉比,多设天井,屋顶呈方内凹,雨水内收,暗合洪江祖传的“肥水不流外家”的商训。

高家书院现在的主人告诉我们,他家解放后不久用了500担洪油买下这窨子屋,这么多年来只刷过一次桐油,而我们看去,那些古老的木头雕着精美的花鸟虫鱼,依旧兀自散发着高贵、安详的暗哑光泽。

他家里的客房古气盎然,有红木做的雕花古董老床供客人就寝,还有鸡翅木的老茶几。无声而高傲地显露曾经拥有的阔气。

秋日阳光穿过窨子屋屋顶,于前庭后院,次第投射下两排金灿灿的光束,给陈旧的屋子里注入了新鲜与明亮……

我站在庭院里恍惚。

庭院深深深几许?时光堆砌,旧事无从数。

2、太平缸

古商城里处处可见古老太平缸,一般前院露天而置,依风水五行学,镇宅驱邪,祈求一方平安,故多呈长方体;承接天水(雨水),不让天水外流;闲时则蓄水养鱼,颐养心情。

高家书院里有一口六边体的太平缸,别致美观,令人叹为观止。据说当年曾花费了200枚响当当的大光洋

江南地区古人用于储水防火的太平缸大多为陶制,而洪江古商城的太平缸则用青石板镶制成,实属罕见,外雕诗词或精美的吉祥图案。其中最被洪江商人所推崇喜爱的是“鱼龙变化”图。它形象地暗示着:商海无常,贫富变化乃瞬间之事,寓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被洪江商人奉为经商规则。

关于鱼龙变化的故事,有传说是指洪江四大巨商之间的财富转换——经营油号的东家朱大商人被他当年的小伙计梁某吃掉浩大家业,一贫如洗,而风光鼎盛的梁某亢龙有悔,不及几十年也败落如山倒。

曾经繁华鼎盛的洪江如今如同一个暮年的美妪,洗尽铅华,褪下华服,独自守着小屋过寻常日子,也是一种狂欢与悲凉的转换。

商事无常。世事无恒。

一叹。

3、商号

 

 

洪江在鼎盛时期,曾经拥有18家报馆、23个钱庄、48个戏台、50家妓院、60家鸦片馆、70家酒楼、近百家作坊、上千家店铺以及点缀其间的祠、庵、宫、院、局、寺、馆、行,有四通八达的七衝八巷九条街,有四海会集的十大会馆,有门派众多行业齐全的五府十八帮。

令人惊喜的是,至今居然奇迹般地保留了相当部分原生态明清风格的商号。

如今走进城头盛兴木行,仍见堆积着上好桐木、杉木成百方,木材的清香隔墙犹嗅。

当街的福全堂药号也仍保留着完好的格局,高大的中药柜、齐整的小抽屉、蓝花瓷罐、描梅花瓶以及威风凛凛的大鸡毛掸子,未见有老中医坐堂把脉,我揣测他该有慈长的眉毛吧?

挂着盐仓、酱园、丝绸行、厘金局、洋行、、烟馆、会馆等匾额招牌的商号窨子屋尽管保存良好,但其行业早已没落了,只余剩下一些老人,安静地生活在里面。

一位耄耋老妇坐在巷子里晒太阳,看报纸。

我问她说,您府上原来做什么生意的?老人矜持一笑,说,我们家把丝绸卖到印度,再把香料买回来卖掉。她眼里一柔,又说,那丝绸真的好哇,光光滑滑,穿在身上感觉就象微风拂过。舒服。真的舒服。

洪江古城里,五米一坊,十步一肆,商业格局完好,完全可以想见当年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热闹与繁华。江边仍有大量有百年历史的甜酱缸,当地人告诉我们,来洪江一定要吃甜酱鸭子。

4、青楼、码头

暮色降临时,我们正好来到了青楼。

点亮的红灯笼高挂在门头,愈发给这昔日骄奢艳糜的窨子屋增添了一抹暧昧。暮色中,仿佛有一股隐约的脂粉香气迎面而来,若即若离将我温柔包裹。

当年洪江的夜晚是繁华奢糜的夜晚,整个古城日夜沉醉在脂粉乡里。

“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

许多士绅、阔少与客商,将大把大把的银圆倾倒在这灯红酒绿的温柔乡里,笙歌夜夜,酒香阵阵,软语切切。这期间,有肉欲横飞,也该有真情故事吧?

青楼里一间间精致的隔离小屋,一条条曲折避人的暗道,一扇扇曾经笑语飞扬的木窗……如今自然已人去楼空。

一朝散尽青楼女。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青楼外是昔日绵延数里的码头,洪江人就是从这个淌金流银的沅水赢来了逼人的富足。老人说,当年的顶级巨商放排卖船归来,挑银子的伙夫们都要挑几天!那几天夜里,小城里通宵达旦都被铲银元的嚓啦嚓啦声所充斥……

夜色浓了,沅水静静流淌,不做浪响。而当年那些有四、五层楼高的洪江油船密密麻麻排在江面上,见船不见水。倘若在白昼,漆了上好洪油的船身在阳光下金光闪闪,“日耀龙鳞万点金”。

而此时的沅水上,只有几点渔火在闪。

当年的巨商、放木排的裸身汉子、掌舵的船老大、与水手恋恋不舍的窑姐子……现在都已经消散在光阴里了。

后记:

洪江如同一场历经奢华的百年商宴,于某个时辰散尽了金银,停止了喧闹。

其由盛而衰,如同太平缸上所刻的“鱼龙变化”的古训,不足奇,亦不足惊。如今聪明的洪江人已经依靠厚重玄妙的古城商文化寻求到了新的旅游经济增长点,料再次飞龙鱼跃之日,并不遥远。

原文出处:http://blog.sina.com.cn/s/blog_3e4cc25f01000apf.html

(责任编辑:洪江古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