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客互动
旅游咨询电话

0745-7626500

市场营销部电话

0745-7627688

景区传真号码

0745-7627688

旅游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游记分享

当前位置:首页 > 游客互动 > 游记分享 >

人在洪江,梦回前朝——湘黔五日之行

【发布时间:2013-06-18 09:39】【已有人关注过】
  

当我们站在黔城车站售票处买去洪江的车票时,被告知黔城到洪江一段在修路,只能坐去安江的车,到中途换乘。“不会吧”!经过了3秒种的情绪波动之后,我马上镇静下来,旅途就这样充满着变数,我们必须面对。正因为难,就更值得我们去了。“给我两张票,谢谢”。

就这样,我们坐上了从黔城到安江的车。上车前我们就跟司机打了招呼,说我们要去洪江,让他提醒我们中途下车。一路无事,我只管欣赏沿途风光,海只管吃着爆米花听歌。到了中途,我发现有很多人下车,突然起了担心,怕司机忘了叫我们下车,毕竟人生地不熟的,还是稳妥点好。于是就再跟他打了个招呼,方才知道那正是下车之时。主动,再次让我们避开了更多的不幸弯曲之路,不然真的得先去安江拜候袁隆平他老人家再绕回来了。

在湘西和黔东南,一路会发现很多很美的地方,这3张照片都是我在中途等车的地方所拍的。多美的山水田园呀,看得眼睛都舒服。

从广州出发后,我就曾三番五次的跟海说,湘西人民是非常善良且热情好客的,但民风也十分彪悍。并提醒他务必要以礼待人,千万不能把别人给惹了。此时此刻,在前往洪江的车上,我相信海已见识到这种彪悍了。一个带孩子的妇女,把果皮使劲地往地上扔,跟女售票员吵得非常凶了,另外一个跟车的妇女一直调和也不发生作用,最后到下车两个人还没停下来。从她们的语言和动作判断,争吵只是源于她的小孩是否该买票的问题。说这件事并不是说我讨厌这样的事情发生。事实上,当时我是以很平和的心境去看待的。这是湘西人的真性情吖,涉及切身的利益必定去争取,有仇必报,有恩必偿。我从小在工地长大,也没少见识湖南人的彪悍,夫妻间真刀真枪动起武来的比比皆是,这种程度的争吵不算什么。可我就是喜欢湘西这地方,喜欢它的历史文化、大江大河,也喜欢淳朴、彪悍、真性情的人们,他们的工作很简单,大多依靠劳力,不像城市那样很多工作都需要耍嘴皮子哄哄骗骗也要把业绩做上去。

这一路上,有一条水把我给诱惑死了。绿油油的,迷死人了。只恨外面的冷空气把所有窗户都用雾气给笼罩起来了。很感谢窗边的帅哥在窗户上留的五指山,透过它我多多少少能看那水几眼。就是它了!

它叫沅江,跟黔城那段是想通的,可洪江的水看上去更加碧绿,比凤凰的沱江要美上好几倍。

从车站下来,我们马上跑到江边,见一排鸬鹚在安静地休息,有在想念着主人吗?在路上就有一段这样的枯树,笔直地排列在马路两边,在沅江与雾的衬托下,那种意境美不胜收呀。

现在就让大家见识下这水的绿有多诱人吧,水上人家,我们要闯进来了。

所以呀,别以为洪江就只有古商城,去到那你必定会爱上沅水。当时我就不断唠叨,如果这是夏天该多好呀。

从沅水江边上来,愉快的心情尚未平静,再次波动至最高峰。我看见马了!这马跟动物园里的不一样,它们是一只运输队,应该是从山区里运输物资来的。在洪江见到马,说实话,我惊喜而不惊奇。洪江所在的湘西跟贵州的黔东南不管从历史上还是地理上看,都存在着说不清的亲密关系。既然有黔之驴,也权当有湘之马。在这曾经繁荣的五省通衢之地,遇见这驮运红十字会药物的生灵,心情颇为激动,甚至有想上前跟那几位大叔说:“带我一块走吧”的冲动,当时脑海里尽是跟他们在山区一起生活的情景。

 

我又思索着,不知道我们在下一站贵州能否见到驴呢?我满怀期待......

跟着当地的几个小伙,我们尝试从大门若无其事地进入。果然被拦住,我还不至于无理取闹到去问他为什么别人进不收钱而我们进要收钱的问题,我心里清楚是原因为何。根据我们的计划,并不打算在洪江过夜,行李是无法隐藏的。但我更清楚即便大摇大摆,古商城还是有办法免费进入的。任何一个景区,只要看地图,就能初步判断它是否能无障碍进入了。

 

 

就这样,我们按照原先的战略成功溜进去了。

逛了半圈以后,我跟海商量,最终还是决定买票。毕竟这门票的钱是在预算内,见到这么多的精彩景点不能进,我实在觉得可惜。为了不后悔,我们果断在饱餐一顿后,再一次走向正门。

我们使用了原先在同程网预订的门票,优惠了30元。

从大门进去的感觉真的太棒了,门前各会馆的旗帜整齐排列,那引人注目的叫鲜艳呀。海在帮我拍照,慌乱中我随手抓了一支。仔细看看图片,噢,是我喜欢的红色呀。既是缘分,赶明儿起我就是福建会馆的人了。

兄弟,我当时就告诉你,我想拍的是进城的那四个人,只是你不肯走开。当时,我真的很想问他们是否四兄弟?怎么个头身板都一样那般匀称涅?好吧,既然上回在黔城那张我给起了个“你来我往”,这张我决定命名为“城里城外人”。

买门票后还有一段等候的时间,据说古商城20分钟出一团。等候的期间,那支运输队的人驮着药物进城,在我们跟前走过。天呐,这不是古时才能看到的情景吗?我呆呆地凝望着眼前这发生的一幕,灵魂也似乎跟着回到古时候了,许久才回过神来。

在继续等待的过程中,我们没有闲着。走进福全堂,我们都过了一会当掌柜的瘾。看,大掌柜正对账呢。

大掌柜喊:老二,别呆在门口看姑娘了,有几笔账目不对,赶紧进来看看。

二掌柜:掌柜的,甭看啦,是...是...昨个红杏姑娘来赊了几包鸦片....

20分钟以后,我们的团终于集合完毕宣布出发了。先介绍一下我们的团员吧,其实也不多,除了美女导游以外,还有海跟我。噢,囧。跟20分钟以前似乎并无区别。

我们的第一站就是——福全堂。掌柜以穿越的姿态出现在我们跟前,给我们讲述了福全堂的历史。尤其是......

使其长盛不衰,富甲一方的鸦片贩卖史。下图是鸦片的原材料——罂粟。

经过一番炼制以后,黑乎乎的鸦片成品就此诞生了。

拜别福全堂的掌柜后,我们与导游再次会合,接着走进了古客栈——潘存德堂。

这位仁兄堪称是古商城演技最好的演员,形似神更似,那个说话的语气,我绝对有理由怀疑他是从古代穿越回来的,强烈建议各大剧组把他收了,人才呀。

跟随店小二的脚步,我们先看了这间客房,据说这是专为穷酸路人提供的免费客房。我们自然也不好意思强占着。小二见状,喊一声:客观若不满意,咱换一间上等客房看看。

据说这是天字一号客房,豪华可见一斑,琴棋书画、茶几茶具一应俱全。期间,小二用古时的话腔问了我们房子如何,客官是否满意诸如此类的话,还以古礼相随。在此情形下,我只觉头脑空白,嘴巴哼不出任何措辞,连手都不知如何收放是好。

海兄,这可是4两银子的上上等客房,咱住得起吗?赶紧放下棋子溜吧。(据小二的回答,4两银子约等于人民币500块左右,有待考究。)

走出潘存德堂,我仿佛做了一场梦,还没醒。我想,倘若自己真的回到古代中,该是如何不知所措呀。

在洪江古商城了,也许人就这样,不知梦回前朝多少次,才能真正醒来。

 

 

我又入梦了。不仅如此,我还入戏了!瞧,我跟那背景多和谐呀。我是在戏台上呢,还是在画中呢?

俨然就一代言人的范,洪江,我来为你代言吧……

顺便一提,这里是天钧戏院。看我这还没回魂的模样,就知道还没醒啦。

海说:趁着咱们还没醒,咱去大脑公堂吧。

我曰:好,就让咱兄弟俩使劲闹他一把。

我:来人呀,上酒菜!

海:大胆奴才,还不快把本官的红杏姑娘请来?

我:兄弟,对不住了,红杏色诱皇帝老子,正被推出去砍首呢。没见着整个府衙都木有人吗?

海:没有了红杏,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我:走,带你去个好地方。

我:怎么,见到红杏了吧?

海:见到了,她就在我身边,正对着我笑呢。(姑娘,委屈你了,姑且当回红杏吧,哈哈)

我:我就说,这是个好地方不是。 海:嗯,俺不走了......

我:海字,钱花光了,咱先去趟钱庄,再回来,何如? 海:可得速去速回哦。

我:取了多少? 海:只三百两,包袱就装满了。

我:瞧,厘金局那厢又有热闹可看了,咱也瞧瞧去? 海:你自个去,我抽大烟去。

我:你要随我去瞧,我再带你去一好去处,何如? 海:真的?

我:骗你,让这钱给豺狼叼了去。 海:走!

海:瞧,那不是街头卖油的李二。 我:你认识?

海:可不认识,他可没给我家的油少掺水!

我:听闻他胆大至厘金都不缴,准被打个屁股开花。

海:甭看了,打紧往那好去处去。

我:瞧,这银子好生不方便,就差没把我身子给压坏。何妨先啊寻个镖师保了去。

海:当家的可在? 大当家:来者何人?所托何物?

我:逮送趟镖,银两500两,不知当家的敢接与否? 大当家:有何不敢,且上来说话。

海:兹500两也,且好生托运,送至xxx。

大当家:我忠义镖局,从不失信于人,贵客请放心。

我:在此先拜谢大当家,后会有期。 大当家:送客。

我:汝以为墙内何物也? 海:此吾岂能料之。

我:烟花之地也,今夜汝自当消受。

海:迎送远近通达道,进退迟速逝逍遥。烟火之地,不便久留,离去也罢。

海决心痛改前非,于是我们走进了太平宫……

从太平宫出来,我俩顺着清朝历代皇帝的指引,走出了古商城。看,前路是如此的光明!

在离开洪江之前,我要跟沅水道个别。

 

沅水、洪江,我走了,请记住我的笑容。谢谢你们送给我如此美好的一天。

[稿源:同程网]

(责任编辑:洪江古商城)